海安新闻网
日期归档
当前位置:主页>国际新闻>
土地承包经营权有偿退出试点破冰
来源:damugemaoyi.com  阅读量:661

随着我国社会经济的不断发展,一些农民已经进入城市,在城市有稳定的收入和居住。如何处置他们在农村承包的土地已成为一个现实问题。随着土地承包经营权有偿收回试点工作的不断推进,各试点地区针对土地收回门槛、土地收回资金保障和灵活的土地收回方式三大问题,努力帮助农民计算三个账户。

当农民进城时,他们在城里有稳定的收入和住所,并且没有打算返回村庄耕种,他们能选择永久撤出他们的承包地吗?国务院去年发布的《全国农业现代化规划(年)》建议,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稳步推进农民土地承包经营权退出城市试点。目前,在有关部门的授权下,全国各地已经开展了一系列有偿收回土地承包经营权的试点项目。

在试点地区,谁会选择退休?有偿退地的条件是什么,是否有补偿资金?如何解决农民返乡的烦恼?几天前,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的一名记者就改革采访了试点村和行业的专家。

回到土地上的农民仍然很少。

“农业既辛苦又累人,收益不如生意好。我不想再种田了。最好让那些愿意这样做的人。现在如果我辞职,我可以得到一些现金。”梁平县礼让镇川溪村9组54岁的吴建平解释了他选择退休的原因。他在外面做家具销售已经很长时间了。他在镇上买了300平方米的正面房间。他的家人已经12年没有务农了。村里承包的土地退出试点后,他第一个回来申请退地。

吴建平所在的川西村9组有70多户,21户申请永久退出全部承包土地。其中,符合条件的15户退出82.12亩,一次性补偿1.4万元/亩。收回的土地由村民小组集中管理和利用。试点结束后,截至2016年底,梁平县101名农民自愿退出297.47亩,引进葡萄柚、设施果蔬、高档冷水鱼、莲藕等6个新的经营实体,形成“多方联动、退出与使用相结合”的多元化退地模式。

当农民进城并在城镇有稳定的收入和住所时,他们将如何处理他们在农村的承包土地?根据相关调查,目前,80%以上愿意在城市定居的农民工希望保留其承包土地。北京农村产权交易所高级经理赵钟旭说,在现实生活中,绝大多数农民都有土地情结。即使他们停止耕种,大多数人还是选择转让土地,享受租金收入,只有少数人选择退出土地承包权。农民回归土地后,只有在不丧失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和享受红利的情况下,补偿能够直接转化为城市资本,他们才愿意回归土地。

根据《国家新型城镇化规划》的安排,到2020年,约有1亿农业转移人口将落户城镇。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研究所农村产业研究室主任张远红表示,随着城市化进程的推进,将会有越来越多的群体有资格收回土地,但这并不意味着所有符合条件的农民都会选择收回土地。最终放弃土地承包权的农民数量将直接关系到退出补偿的金额和城市就业。

采访中,一些基层干部和群众告诉记者,如果退出机制健全,补偿标准合理,相关权益得到妥善保护,一些已经入驻城市的农民愿意退出承包地。目前,在试点地区,尽管选择退休的农民很少,但他们集中在两个群体中。一个是已经在城市站稳脚跟的中青年农民。他们在城镇a买了房子

根据中央政府的精神,返乡农民应在“稳定非农就业收入、长期生活在城镇”的前提下。虽然模式不同,但试点地区为取消合同权设定了门槛和先决条件。梁平县和宁波要求退出方有稳定的就业、收入来源和固定住所。平罗县也为老年人退出设置了一些特殊条件。宁波还要求返乡农民在转移股份前先购买养老保险或保留养老保险。在此基础上,撤军将严格按照程序进行。符合条件的农民将自愿提交他们的申请,由村民代表大会投票并由乡镇政府审查。退出协议将与村集体签署。

提取资金保证农民的生计。“如果以目前每年700元以上的租金收入为基础,收回每亩土地元的补偿,将需要近20年的时间。此外,返回土地的农民通常需要一次性支付补偿。在集体经济薄弱的现实下,返乡流动资金面临着更大的筹资压力。”川西村党支部书记何吉龙说,“我们村从9个团回来的15个农民需要110多万元的流动资金。由于早期只筹集了40万元,他们不得不分成两组返回。”

针对资金问题,今年的《中央一号文件》建议允许地方政府通过多种渠道筹集资金,供村集体使用,以补偿在城市定居的农民自愿退出承包土地和宅基地。在这一阶段,大多数试点地区都在政府的财政支持下建立了采购和储存机制。平罗设立了一项基金,从购买和储存中收回农民的土地和家园。梁平县财政已向现金池注入180万元用于征地补偿。

按照农民的意愿,许多地方将土地承包权的收回分为永久收回和长期收回。据报道,永久收回是指土地承包经营权永久归还给村集体,而长期收回是指在剩余的承包期内(大多到2030年)归还当地土地承包经营权。

在试点退地改革中要小心。

承包经营权是农民最重要的土地产权和利益,是农民的“生命线”。自愿收回土地是第一步。“在退地改革中,我们始终严格坚持‘农民自愿、农地用于农业、封闭经营’的原则,严格坚持农地集体所有制性质不变、耕地面积不减少、粮食生产能力不下降、农民利益不受损的底线。我们不鼓励或反对农民从土地上撤出,而只是为农民提供实现其财产权的额外选择。”梁平县农村改革办公室副主任冉国茂说。

关于试点土地承包权有偿退出,农业部部长韩长富表示,只有少数农民愿意退出承包土地。农民进城退出承包地是一个漫长的历史过程,应该有足够的历史耐心。“中国农村人口众多,进入城市的农民家庭数量很少。他们大多数是在城市工作的年轻人,而他们的父母和孩子住在农村地区。尤其是在当前经济下行压力下,城市就业并没有那么宽松。当一个农民去城市工作,没有足够的稳定性,他仍然需要保留他的承包地,这样他就有了前进和后退的基础。因此,试点探索应该谨慎。”

农业部管理干部学院专家赵俊杰认为,中国的城市化和转移人口的市民化是一个长期而渐进的过程,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建立一个统一的城乡社会保障体系。因此,尽管返乡农民可以获得一定的退出补偿,但他们的退出是不公平的

——

友情链接:
海安新闻网 版权所有© www.damugemaoyi.com 技术支持:海安新闻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