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安新闻网
当前位置:主页>国内新闻>
6个扶贫干部“众筹”买车 他们是些什么样的人?
来源:damugemaoyi.com  阅读量:1378

6名扶贫干部“集资”自费买车!他们是谁?

云贵高原的东南部是广阔而灰暗的苗岭山脉。前梨园河上游的清水河在山中流动。贵州有一个极度贫困的县,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的剑河县。据说,这个县有一个村里的居民扶贫小组成员自费“集资”买车。真的吗?这有必要吗?他们是谁?我们正在核实搜查的路上。

正是在这次采访中,我们发现了一群最可爱的人。在我国广大的农村,有无数最可爱的人。他们挥汗如雨,把自己的力量奉献给农民、农业和农村。例如,那些坚守平台的乡村教师、坚持为农民看病的乡村医生、远道而来的教师、振兴农村的公益志愿者……他们,无数参与扶贫的扶贫团队成员和基层干部,无疑属于最可爱的群体。

“为了顺利开展扶贫工作,大家一拍即合,凑钱买车”

虽然贵州有句谚语叫“土地三尺平”,但开车比预想的难。

山多山多,水包围着山。在平地上很难找到剑河。由于水电站的建设,剑河县几年前不得不整体搬迁,但整个县找不到一块平坦的土地定居。经上级政府协调批准调整区划后,邻县台江县“借”了一个镇作为新的县城。

剑河县已经过了高速公路,但是剑河到南哨镇的路不容易走,山路急转弯需要2.5个小时。从南哨镇开始,起伏的山路,如过山车,在山顶、山腰和山脚之间盘旋俯冲。有三个急转弯,你必须倒车才能通过。在中间,它还将穿过黎平县的村庄。经过3个小时的努力,我们终于到达了翁洲村。

贵州省黔东南州剑河县南哨镇翁佐村,该村仍处于贫困之中

这是一个斜挂在山坡上的苗族村落。它的房子都是木制建筑,被选为“中国传统村庄”。村子里忙碌的扶贫团队成员大多穿着草绿色的迷彩服。外面的人可能对这些衣服很好奇,但在贵州的扶贫团队成员中,它们是“受欢迎的衣服”。他们说,其中一个优点是耐脏,可以节省一些洗涤时间和投入工作,另一个是满足工作的要求。现在反贫困运动真的像是在打一场战争。

伪装让我们闻到了强烈的战斗气息。事实上,这个强大的敌人是限制村民生存的绝对贫困。今年年底,剑河县将迎来脱贫时间。这一年举行了两次认捐会议。每个乡镇都被设立为消除贫困的“战区”,每个村庄都有一个“消除贫困前沿指挥所”的牌子。

我们没有看到车,但是“拼车”证明是真的。同一天,驻扎在该村的扶贫小组组长开车进城为搬到县城的村民工作。全村共搬迁了78户366人,其中大部分在县城,少数在凯里定居点。搬迁是摆脱贫困的措施之一。

已经在村里驻扎了三年、在现有扶贫小组成员中驻扎时间最长的罗国志说,今年3月,为了充实扶贫力量,剑河县将每个村划分成网格,并从县政府机构派出人员担任网络成员。翁佐村又增加了四个人,他和镇政府派来的杨凤林总共有六个人。杨凤林有一辆用于扶贫两年的汽车,但只有五个座位。为了顺利帮助穷人,每个人都很合得来,凑钱买了一辆车杨凤林说,4月份,他们花时间去了凯里市的一个二手车市场

"听到他们买了一辆汽车的消息后,我也深受感动."南召镇党委书记潘胜平心虚地说:“村里的工作确实需要汽车,但镇政府派汽车很难。从购车情况可以看出,他们的积极性和主动性确实很高。”他还透露,另一名村扶贫小组成员也集资购买了一辆二手车。

驻扎在村里的扶贫团队成员不仅要面对交通不便,还要面对生活困难甚至安全隐患。

wengzhou村的成员目前正在租用一栋苗族民居的木结构建筑来工作和生活。7月的一个晚上,扶贫干部刘明加班到晚上12点。在整理材料时,他发现柜门很难关上,于是努力想关上。第二天一大早,当我打开柜门时,我发现柜门里有一条50-60厘米长的毒蛇。“当我想到这一点时,我很害怕。我的床在柜子旁边。后来,我不敢在那里睡觉,搬到了隔壁房间。”罗国志仍然心有余悸。

由于条件有限,他们只能住在这座木头建筑里。“”进村之初,一些扶贫队员睡在地板上。

贫困的村民往往集中在偏远的山区,从吃饭、生活到旅游都有很多不便。有了这些扶贫团队成员,一个想法在我们心中油然而生。他们真可爱。在困难的条件下,他们没有抱怨,没有退缩,没有付出代价,想尽一切办法解决和面对问题,并热情投入工作。

“妈妈,扶贫任务完成后再来找我吧”

罗国志,贵州大学艺术学院舞蹈专业毕业,相貌英俊,出生于黔东南州首府凯里市。她被剑河县文光局录取,后来被送到翁洲村帮助穷人。

"村委会选举的第一天,我就来了。我觉得这里很远很冷,我的手机没有信号,好像我已经和外面的世界失去了联系。在城市长大,我不习惯山村的环境,感觉有点酸。”

贵州被称为“鲁生之乡”。踩芦笙是苗族人民最喜爱的一种民俗,但由于缺乏条件和组织,这种响亮欢快的芦笙在翁洲村已经很久没有演奏了。有许多人出去工作,那些留在村子里的人很忙。他们缺乏公共交流,他们的心是分散的。

学习民间舞,他利用县文光局作为“新娘之家”的优势,帮助村里每年申请一笔资金踏上芦笙并平整田地。在“三八节”那天,那些留在村子里的人推开木门,带着自家酿的米酒和储存的好菜。扶贫小组成员和他们一起踏上了路,每个人都很高兴。

"一年一度的芦笙踏青活动现在就像是我们村子里的一个盛大的文化节,它协调了村民们的联系,提高了他们的幸福感,让他们了解了我们。每个人都像一个家庭,团结一致。“

扶贫小组成员从一个村庄到另一个村庄去了解人们的感受。

和罗国志一样,29岁的杨凤林也改变了他对扶贫的看法老实说,我在这个城市长大,从未经历过这种艰难困苦。起初我很激动,想辞掉工作去做生意,但后来我想通了。既然我在这里,我必须做好我的工作。“翁佐村也有一个天然的村庄,那里没有硬化的道路。20多名村民出行有困难。他四处寻找项目和资金,并修建了一条长达2公里的新通道。他和其他队员赢得了一个价值超过20万元的扶贫项目,使寨门附近的28名村民能够使用安全的水。村里的手机信号有问题,他带头协调通信公司建造信号塔……他组织村民搬迁,开展养牛活动,并推动村庄的改造。他在村子里的工作既辛苦又充实。

杨凤林的女朋友是这个镇的幼儿园老师。在父母的催促下,他们原本计划今年10月订婚。然而,该县消除贫困的倒计时

他的父母是国有木材公司的下岗工人。他们都去南召镇买卖木材。现在,国家出台了生态公益林补偿政策,山上的森林得到了保护。他们一直想去村子里参观,但罗国志拒绝了。“旅程太远了;这个村子的条件如此之好,他们不想担心。普通电话和微信也会带来好消息,但不会带来坏消息。摆脱贫困的任务很重,我们正忙于工作。很难有时间陪他们。”

扶贫小组帮助村民收割水稻。

我们去的时候,村民们正在青翠山腰间的金色梯田里收割水稻。田野回荡着电动打谷机的声音。罗国志轻声告诉我们:“我说,妈妈,扶贫任务完成后再来看我。”罗国志与家人“约好”明年春天插秧时邀请他们到村里来。

对于他们居住的村庄来说,绝大多数扶贫小组成员原本都是不熟悉的“村外人”。他们中相当一部分人不是在农村长大的。他们让我们感到可爱,因为当他们的脚被泥土的味道覆盖,他们的身体被稻花香污染时,他们很快就爱上了脚下的土地并掌控它。很快就爱上了这片土地上的人们,并把他们当成了亲人。

“爸爸,你什么时候再回家?”

参观完翁佐村后,我们度过了一个颠簸的夜晚。当我们回到南哨镇的时候,已经是晚上10点30分了,苗岭的初秋很冷。进入镇政府办公楼,一楼昏暗灯光下高高悬挂的电子屏幕显示:“剑河县南哨战区”距离2019年扶贫攻坚战还有102天

上午18:39

走进办公室,挂着“扶贫攻坚战前线指挥部”的牌子,里面灯火通明,座无虚席。大家正在整理扶贫材料,由镇武装部主管扶贫的负责人龙凤带队。

感动龙凤的是镇扶贫站站长杨。扶贫工作站的工作紧张而艰苦,但杨童眼已经工作了四年。有一次,一位住在该县另一个偏远乡镇的母亲患有高血压,需要被送往医院,但没有人护送。他向龙凤请假,龙凤同意。虽然那天有一项紧急任务,但必须在晚上12点之前完成,只有专门负责这项工作的杨最清楚。

正当龙凤组织人赶任务的时候,没想到杨的办公室在夜里被点亮了。原来,就在同一天,他从镇上出发,赶到乡下送母亲到县城办理住院手续,把母亲托付给亲戚,然后跑回镇上。“我不知道他那天是怎么来来回回的。从县城到家乡,单程要花六个小时,把医院安排妥当,两个小时后开车回镇上.

龙凤自己的“尴尬”也被潘胜平“震撼”了。去年年底,龙凤在他的办公室加班帮助穷人。他6岁的儿子进来了。”爸爸,我妈妈要求你离婚。”长峰回答,“就说我忙。“龙凤知道他的妻子生他的气。第二个孩子只有两个月大,由于消除贫困的繁重任务,他没有时间帮忙照顾它。这家人在县城买了一栋房子,妻子必须照顾孩子和装修。”她已经起草了离婚协议。我没有时间读它。外面的妻子也进来了,摆开姿势说:“走!“

”我说我离婚时,必须征得镇党委书记的同意。你应该先去找秘书。”龙凤急中生智。也许这句话“吓坏”了他的妻子,她最终没有上楼去找它。

现在,夫妻关系已经缓和了房子终于在前天装修了。是我妻子干的。我没有时间去看它。”龙凤,一个身材魁梧,讲到这一点时眼睛已经红了。

不仅是翁佐村,不仅是南哨镇,还有剑河县,无数致力于消除贫困的工人正在那里艰苦奋斗爸爸,你什么时候回家

Connection timed out after milliseconds

友情链接:
海安新闻网 版权所有© www.damugemaoyi.com 技术支持:海安新闻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