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安新闻网
日期归档
当前位置:主页>商业资讯>
散户模式留隐患 猪价频坐“过山车”
来源:damugemaoyi.com  阅读量:881

随着生猪价格逐渐回升,总经理王栋鑫终于松了一口气。自2012年以来,中国养猪业陷入了历史上最长的亏损“养猪周期”。直到今年4月,生猪价格稳定反弹,进入新一轮上涨通道。

”受市场周期性波动的影响,生猪价格在过去两年或更长时间里一直处于低谷。我们的农民遭受了严重损失,大多数情况下损失高达300至400元。”王栋鑫说。公司是集生猪生产、无公害猪肉生产、生猪营销和饲料生产于一体的领先农业企业,年产量约16万头。

业内人士认为,历史上损失最长的“生猪周期”,主要是由于中国生猪养殖业从生产、流通到销售的变化。随着我国生猪养殖规模的不断提高,“背负”损失的能力得到加强,“生猪周期”得到延长。经过这一轮亏损后,我国生猪养殖业进一步洗牌,行业发展有望变得更加理性。

损失最长的“生猪周期”

“一年利润,一年保证,一年损失”中国生猪产业已经摆脱价格涨跌的“周期”。然而,记者《经济参考报》的一项调查发现,刚刚结束的“猪周期”比以前持续的时间长得多。

江西省高安市的一家养猪企业去年亏损超过500万元。"我养猪已经15年了,从未见过如此糟糕的市场。"该公司总经理罗玉根表示,养猪的保证成本一般在6.5元左右,但去年生猪价格最低时,仅为4.8元/公斤,每公斤损失1至2元,压力很大。"所有来之不易的钱都进去了,我想放弃。"

幸运的是,4月份,生猪价格终于开始稳定和回升。根据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在18个生猪主产区进行的调查,4月份生猪平均市场价格为6.64元/公斤,增长5.75%。上个月每头猪损失了41.77元,变成了盈利47元。

业内人士认为,通过不断调整产能,中国生猪及生猪产业走出了这轮低谷,进入了新一轮上升通道。农业部的监测数据显示,今年4月,中国生猪数量比3月下降0.02%,比去年同期下降9.4%,可育母猪数量比3月下降1.7%,比去年同期下降14.9%。

江西省价格成本调查监督检查局的调查还显示,5月份,江西生猪价格继续上涨,达到每公斤14.65元,环比上涨10.02%,创近9个月新高。每头猪的平均利润为236.13元,比上个月增长180.19%。

江西省价格成本调查监督检查局专家表示,与往年数据相比,生猪总体价格处于中等水平,仍有很大的上涨空间。「随着活猪数量减少及端午节临近,活猪价格预计会继续上升。预计6月份生猪价格将继续上涨,养殖利润将进一步扩大。”

"能够繁殖的生猪和母猪数量都下降了,减少了市场供应,直接推高了猪的价格。"罗玉根说,他最近以7元人民币1公斤多的价格卖出了一辆猪车,这已经扭转了局面,并获得了一些利润。

农民咬牙“承受”损失

记者发现,经过几轮生猪价格的大幅上涨和下跌后,大量散养农户退出,生猪养殖规模继续提高。这些大型农户和养殖企业以养猪为生,具有较强的财务实力、较强的“承受”损失能力和较长的“养猪周期”。

王栋鑫说,虽然大量的业余农民退出,但许多农民盲目扩大规模,因为过去几年养猪的利润“高得离谱”,每头猪的净利润为8900元。一些社会资本也相继涌入养猪业。粮食生产企业中粮集团、养猪企业、饲料生产企业郑达集团和其他与养猪业无关的企业,如钢铁和

据统计,今年1月至4月,中国进口生猪产品47.3万吨,同比增长4.6%,其中进口猪肉20.4万吨,同比增长1.2%。业内人士指出,下半年生猪价格的持续上涨将刺激猪肉进口大幅增加,在一定程度上抑制国内生猪价格的持续上涨。

在消费环节,随着生活条件的改善和饮食结构的调整,猪肉消费需求明显弱于以前。江西光明畜牧有限公司负责人谢志良说:“这些年来,我明显感觉到人们的消费习惯发生了很大的变化。鸡肉、鸭肉、鱼、羊肉和牛肉的消费量增加,抵消了对猪肉的需求。”

根据农业部市场预警专家委员会发布的《中国农业展望报告(2015-2024)》,预计2024年猪肉总消费量和人均猪肉消费量分别达到6510万吨和45.24公斤/人/年。其中,中国家庭人均猪肉消费量从2015年的20.19公斤增加到2024年的22.00公斤,年均增长1.0%,低于2012年至2014年的年均增长率4.2%。

市场法则应该得到尊重。

“随着居民消费结构的变化,猪肉在消费价格指数中的比重也应该调整。我们希望政府进一步转变职能,做政府应该做的事,把市场的事情交给市场。只有这样,中国生猪养殖业的健康发展才能真正受益。江西亮牧养殖有限公司负责人范余明说:“过去,在中国的经济发展中,一直存在着“猪主导cpi”的奇怪现象。该行业甚至戏称cpi为“中国猪指数”。广大农民表示,生猪价格上涨时,市场非常敏感,国家也担心会推高cpi,然后采取监管措施稳定生猪价格。

王栋鑫说,中国养猪业最大的缺点是没有进入门槛。农民可以随意进入,想出主意,这不仅造成生猪价格的“过山车”波动,也给生态环境带来很大破坏。

”将来,如果这个行业想要稳步发展,就必须设定一个准入门槛。“王栋鑫认为,地方政府应该划分可以提高、限制和禁止的领域。想从事养猪的农民必须在可以饲养或限制的区域内,并且必须达到一定的规模。同时,必须具备相应的粪便处理能力,能够实现粪便的达标排放或循环利用。

记者发现,目前的大型养猪户在经营中普遍面临资金短缺,迫切需要国家从政策层面给予支持。

该公司总经理易建平说,现在大农场主从事企业农业和集体农业。对资本的需求很大,但贷款很困难。江西省虽然通过“惠农信贷”解决了一些迫切需求,但从全省乃至全国养猪业的发展需要来看,仍然不能解渴。

“对工业企业的投资可以抵押,但养猪企业使用的土地是农用地,目前不能抵押。我希望这些政策壁垒能够被打破。”易建平说道。

与企业形成有效的利益联系机制

四川养猪户受益于四川省遂宁市安居区渡槽村“46岁”农村模式

吴梦林,她曾在国外工作。听到“46岁”的耕作模式后,他毅然回到家乡养猪。去年他饲养了714头猪,收入超过8万元。

他告诉记者:“如果你自己提高价格,以去年的价格,每头猪至少要损失300元。如果你与公司合作,你将每头猪赚100元以上,而不是亏损。“吴梦麟今年又扩张了,提高了903个头。第一批发布后,它赚了3万到4万元。

吴梦麟提到了“四六开放”模式,这是公司经过多年探索总结出来的零风险养殖模式。即合作组织,农民提供笔和劳动力,公司承担资本和风险,并提供猪苗、饲料、药品等。同时提供统一的管理和技术服务。

具体来说,在猪被卖掉后

四川省农业科学院党委书记宋全安(Song quanan)认为,过去,许多农民要么一年损失两年,要么一年损失两年,原因是难以把握市场变化和低风险抵抗力。“46岁”的养殖模式从根本上解决了农民的担忧。只要农民严格按照公司的要求进食,即使市场再次低迷,农民也会有有保证的收入。

卞正烈是遂宁市安居区着名的养猪户。他从2007年开始养猪,但在四年内损失了40多万元。2011年得知李权公司的这种耕作模式后,他毫不犹豫地加入了李权公司。“在过去的四年里,我不仅追回了以前损失的40万元,还赚了几万元的利润。”卞正烈说。

“这种模式不仅可以降低农民的市场风险,还可以解决农民流动性不足的问题,实现养猪的规模化,从而增加收入。”遂宁市畜牧食品局局长傅勇表示。

宋泉安认为,在“四六开放”模式下,仔猪、饲料、兽药、疫苗、养殖技术等。由公司按国家标准提供,农家笔也按公司要求建造,猪肉产品质量从源头上得到控制。

从围栏的建造到饲料、药物的使用以及死猪和粪便的处理,所有公司都有统一的规范和标准,既环保又生态。

据了解,船山区桂花镇和蓬溪县洪江镇的一个农业园区分别投资8亿元和5亿元。建造了两座1万立方米的垃圾和污水处理厂,将养殖过程中产生的粪便和垃圾加工成沼气,供附近居民使用。沼气生产产生的废料被加工成有机肥,供公园和附近的农民耕种,从而实现真正的循环利用。

在四川自贡、内江、宜宾、遂宁等城市,有许多龙头企业通过“公司合作社基地农民”等完整的公司为农民承担风险,与农民形成有效的利益联结机制。但是,这些企业的负责人非常担心,为了保护农民的利益,在企业承担了更大的风险后,谁来分担风险呢?

以一家公司为例。自去年以来,国内养猪业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难。生猪价格已经下降到每座城市5元左右。到2014年底,发达的“46岁”农民已经卖出了50多万头猪。但是,为了保证农民的利益,公司将办公楼和土地抵押给银行,贷款2亿元作为农民的预付款。童启泉董事长表示:“如果市场没有好转,公司将难以支撑。”

公司董事长何守飞说:“我们最担心的是,如果一个企业遇到巨大的风险,如果企业因资金问题而无法生存,最终受害的将是农民。”

几家龙头企业的负责人认为他们不怕风险,害怕在关键时刻得不到贷款。

相关专家认为,作为农业产业化的龙头企业,分担农民的后顾之忧,为农民承担风险是值得鼓励和支持的。西南财经大学中国金融研究中心副教授

彭克强表示,地方政府可以成立县级农业产业发展有限公司,与担保公司合作,建立独立的地方农业融资平台。农业产业发展有限公司以政府可控制和控制的国有和集体有效农业资源和农业资产为注册资本,以此作为银行贷款的抵押,用于符合当地农业产业发展方向的建设项目和农业基础设施建设。赋予农业资源和资产抵押权和融资权,从而振兴庞大的农业资源和资产。

李锋,西南财经大学证券期货学院副教授,建议农村房产抵押交易应该直接由大规模生产经营者承担。在.上

——

友情链接:
海安新闻网 版权所有© www.damugemaoyi.com 技术支持:海安新闻网 | 网站地图